康納的世界 Overheard in a Dream

 感謝金石堂出版情報及

新苗文化提供此次試讀的機會

大說謊家
  《康納的世界》不單單只是一個故事。故事中育孕了另一個故事,並且隱匿了一名小說家是如何誕生與創作的種種歷程,是一部手法高明,結構層次分明的佳作。

  故事進行中,我們看得到作者桃莉‧海頓整個創作的投入,她藉由知名小說家蘿拉的角色發出屬於創作者的吶喊:「我出賣了我的靈魂,我一無所有了。

  蘿拉九歲的兒子康納被認為是自閉症,但其實是創傷症候。敍述者是一名著重精神分析學派(註1)的精神科醫生傑姆斯從康納每周的治療中抽斯剝繭,找出精神創傷的原由來自他無法清楚記憶的夢境一則象徵性的心理事件,並推估回發生的時間點在兩歲到四歲之間。

  傑姆斯即是讀者容易投射的對象,我們依傍他的觀點,毫無戒備地進入她準備好的第二個敍事中:托岡的烏托邦(故事中叫博那,類似神旨傳達的角色)

  她韃靼了醫學與巫術、男性強權與女性生育種種弱勢的抵抗,試圖打破神話迷思。她也藉由角色蘿拉對自己生氣,「托岡沒有告訴過我任何一件事,這只是我自己反省後的體悟,我領悟到我們很難去判斷別人的行為是對是錯,也許我們從科學的角度所做的考量,未必比從宗教的角度考量要來得高明。

  小說家的誕生—在角色蘿拉七歲時,遇到重大身心挫折開始,她整個人仰賴想像出來的人物托岡,而活出自己,包括成為醫生、靈媒、小說家,甚至影響了她日後的所有行為,最重要是她也造成康納的行為變異,她還是愛孩子,只不過,她在保護的過程中…讓康納變成這個樣子。

  是的,這也是許多小說家誕生的開始。因為某種原由,潛入寫作的世界,進而無法自拔。甚至,開創一個架空的世界,那是如何的推力,才能誕生一名小說家。

  蘿拉對傑姆斯坦說:「托岡啟發了我能力,反之,我也啟發了她。她因為從想像中汲取了我的世界,所以得到更大的視野。之後,她失去了她的視野,因為我遺棄了她…因為我想過一般人的生活,擁有一般人所擁有的東西。

  凡是作家、演員、精神科醫生、老師…都能理解這段話代表了很多自我投入在生活角色或創作中,如何脫離的困境。

  作者桃莉‧海頓深怕讀者沒能理解她的訴求,後段她仍藉由康納說:「其實有一個故事在裡面,你看見了嗎?…我想到很多深奧的想法…我的故事在我畫下來之前也被藏起來了。這個世界上很多東西都被藏起來。…

  小說家某方面亦趨近於靈媒—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進程,你只能盡力解除他當下的痛苦,然後放手讓他自己去承擔。這麼做並沒有錯。這不是欺騙,這是同理心。

  所以我們才讀故事。當下逃脫了什麼?痛苦暫時放下了,可卻尚未解除,唯有讀者自己明白。Overheard in Dream從故事尋求的東西,作者只不過是拼命去猜,去了解一些事情而已。我們在《康納的世界》逐步瞭解故事創作與故事本身的神秘面紗,是一部相當引人入勝的小說。

 

 

(註1)精神分析學派的領域裡,所有的精神症狀都是壓抑在潛卜識裡欲望的外在表現,而在精神分析師的引導下,個案的自覺逐漸加深,那些焦慮和轉化的表現便逐漸被揭發出來。

創作者介紹

薩芙:《巴洛‧瓦旦》《心靈魔方》《搜尋愛情》《遺落的愛情部落格》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