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開始,畢竟都只是續篇,而充滿情節的書本 ,總是從一半開始看起。-辛波絲卡-

 

《獨眼少女》新雨出版社 即將八月出版

 

 

   本書,以角色為名,表現出對形塑一名新形象偵探的遠大企圖,是不是能跳脫古板、擁有古怪個性、某些特殊僻好的形象,或者冷硬派性格。麻耶雄嵩選擇的主角是年輕稚齡、衣著復古、有著獨眼的女性偵探,把名字「御陵美影」當做名號傳承,切割成三代,把時序分為十八年前後,是漂亮的雙重縫合--人物、時間。在架構上,是具備巧思的。御陵美影這個角色正向與反向的雙重奏,膽大,有其風險,反向塑造易表現出視角的不可信賴,相反地,也能形塑人物內心亦正亦邪的複雜性,創造出獨特風格。

  麻耶雄嵩是榨乾人物的能手,配角種田靜馬,被多重運用--遲鈍忠心的助手、情人、父親、被害人、甚至還有緩頰場面。加上遺族表的人物複雜,命名也都以輩分字來區別,讓讀者進入容易。此外,作者也沒放過任何偵探要素,善意莽撞的警察、解謎、困局、迫使兇手認罪、解說案情,都老到、遵守本格,物理性推理通通都有,也就是因為這些,在第一部中,小說敘述與氛圍架構算無明顯隱藏線索與動機,也讓讀者一同陷入胡同般,對謎團十分不解。

 

  到此為止,讀者一直都認為自己在解謎,讀偵探小說,完全無誤,對於以理性來索取閱讀快感的讀者,其實在第一部,二代美影之父山科恭一遭遇不測後,被一連串人物關係進展,引起小小的不快,渾然不覺,圈套悄悄在眼下溜過。猛藥在後頭,第二部一開頭,打破所有的藩蘺,下巴沒辦法闔緊,訪查這麼多目擊證人,過濾細節及無關的誤導線索,顯然都徒勞無功!


  這位超凡偵探的形塑之妙,在最後真相大白時,才令讀者愰然大悟。某方面來說,對於推理新格局上,它有種新鮮味,這股新鮮味來自於對比強烈,當場景與解謎前後再來一次時,形成怦然緊張,也有一種人物成長了的幻相,推升麻耶雄嵩切割獨眼少女要角的成功,會有種讀到成長小說的甘味,產生能力與情感認同。


  總的來說,趣味、解謎都緩解讀者的飢渴,唯獨動機的揭露,將使讀者在最後一刻,對麻耶雄嵩按下決定性的喜好,愛恨交織。他在《有翼的闇》中便想打破傳統本格的推理核心,即全面否定「必須給讀者一個公平、合乎理論性的解謎答案。」,同為創作者來說,就這點平心而論,獲得掌控文本及可能得罪讀者之間的天秤,不易平衡,若單純以讀者身份賞析,可能換來憤憤不平。以本格推理長遠發展來看,是值得尊重的突破,顯然,在創作風格上,麻耶雄嵩已有想堅持的格局。

, ,
創作者介紹

薩芙著作:《搜尋愛情》《遺落的愛情部落格》《心靈魔方》。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