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荒蕪地帶.jpg

北海道釧路市對櫻木紫乃來說,不僅僅是出生地,亦是書寫的靈感之泉。《皇家賓館》濕原旁的愛情賓館,透析男女官能,獲得一四九回直木賞;《玻璃蘆葦》同樣以釧路為場景,以蘆葦象徵女人空虛的身體。兩部作品以「情欲」為主題,這本《愛的荒蕪地帶》寫的是舊時代小人物,以歌為喉,描繪女性地位與生存奮鬥的故事,獲得「突然想傳達愛的書」大獎及第十九屆島清戀愛文學獎。

故事設定自昭和二十五~六十年間(一九五〇年~一九八五),以北海道拓荒史為背景,藉由理惠之筆,敘說女子杉山百合江離開標茶町的小藥房,加入仙台的劇團,轉向東京、札愰薄野,以嘹亮歌喉過漂浪生活的小人物故事。幾年後,當百合江走投無路回到道東最大的城市——釧路。妹妹里實已成為堅毅的女性,在她的幫助下,百合江能否夠度過寸愛難生的時刻?

薄野在北海道拓荒期間,形成熱鬧的遊廓。大批拓荒移村的男性,產生諸多艱困度日的家庭、娼妓、水子。百合江代表的是荒蕪開墾時代的女性形象——被犧牲、抵債,沒有就學機會、承擔家庭經濟還得忍受家庭暴力。不論是從親情、愛情、恩情或人情——愛這個字,是一種極奢,甚至難以想像。

百合江的母親就像蒲公英的種子,隨風遠揚,異地生根,咬牙沉默,無力保護女兒們,使她們四處碰撞,尋求活下去的方式。百合江不論是婚姻或是遇見的男人,碰上了就認了,不是選擇問題,而是沒有選擇。那樣的墾荒時代,女性習得一技之長比嫁給男性更有保障。百合江遇人不淑,坎坷的情路,成為旅館女侍替夫償債。細訴的人生劇場,以受苦為基底,面對強震過後的經濟不振,只有酒酣溫泉處賣唱,才能賺取微薄的收入,以飢餓的嗓音唱出熱情之花。

故事人物的名字各有借喻。百合江的次女,叫「理惠」即是「百合江希望毫無道理可言的現實世界,能因這孩子變得條理分明。」;以年號第二個字取名的三位弟弟——阿治、阿正、阿和嘲笑她是「妓女」,諷刺官逼民娼的壞風俗文化。而婆婆「阿金」是拜金主義,無良販嬰的惡人形貌。以婚嫁擺脫貧困為主張的妹妹「里實」,以強悍的手腕,表現女性當家作主才是實際的生存之道。

櫻木紫乃的作品中,「愛」一直是女性需索幸福的誘餌,一咬再咬,一傷再傷。相較《皇家賓館》對於描寫女性官能的細膩展現,《愛的荒蕪地帶》成了直通到底的痛,唯有產出新生命,才能洗去舊時代的思維與作法,正如作家筆下的真樸之情,孕育,再孕育,是認真且悲傷卻不失希望的故事。

 

書名:《愛的荒蕪地帶》

作者:櫻木紫乃

出版社:博識出版

相關作品:《皇家賓館》《玻璃蘆葦》(時報)《繁星點點》(瑞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薩芙:《巴洛‧瓦旦》《心靈魔方》《搜尋愛情》《遺落的愛情部落格》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