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訴我你為什麼殺人.jpg

/薩芙

我始終認為,這個世界並不存在終極對錯的道德標準,因為人類始終是主觀的個體。

非常感謝臉譜給我這個試讀的機會。看過書籍介紹與正式閱讀前,我的內心有兩個渴望得知答案的疑問。一是為何要在面對社會分歧的情況下,替暴力犯罪嫌疑人做司法精神鑑定,這樣的必要性為何。二則是所謂的司法精神鑑定師也是人,在他們面對犯罪嫌疑人時,有何不帶主觀判斷的標準程序或是科學與醫學上的證據。

精神障礙犯罪嫌疑者的鑑定與法源倫理在台灣並不是太熱門,但在人口逐漸稠密擁擠的現代,卻是很難再迴避的問題。這是一本具有實務描寫並理性陳述的書,適合給對此類問題有疑慮或是興趣的讀者一讀。

作者娜拉‧賽梅是德國執業中的司法精神鑑定醫師,在閱讀她的這本《告訴我,你為什麼殺人:鑑識心理學家眼中暴力犯罪者的內心世界》前,我們有責任先來了解德國與台灣對於有精神障礙的犯罪嫌疑人在法院判決後,進行保安監護與矯正治療的資源差異。這些後端的支援體系建立完成前,將德國的現況逕自移植到台灣,將會是非常危險的行為。

在德國,具有精神障礙的犯罪嫌疑人在罪刑判決確立後,進入司法保護機構進行治療與隔離,有時會比判決的刑期來得更長。

另外,主張減輕或是免除精神障礙犯罪嫌疑人的罪刑,其思想與理論是來自於人道主義與法治國家的精神,這往往建立在相對富足的國家地區,因為社會必須提供巨大的資源來支撐這一切。然而人道主義可能無法凌越社會群體的生存,這條路明顯會是充滿挑戰的。

即使作為社會案件的旁觀者,面對 殘酷的刑事案件時,我們常會因恐懼而轉生憤怒。當我們得知犯罪嫌疑人可能會因精神鑑定的結果獲得減刑或是免除罪刑時,憤怒與恐懼有時會到達最大值。

但是,如果我們能夠克服感性情感上的波動,用理性的思考去看待,或許可以從懲罰真正的犯罪意識的責任主體"這點開始,去理解德國在這一方面所制定的法律。坦白說,大眾情感與法律判決的離異始終存在,在德國也是如此。所以,即使國情不同,理解他國文化與道德觀,和理解後的不接受是可以同時存在的,這並沒有邏輯的矛盾與立場的衝突。一個自認理性的人不該設定與自身觀點不同的詰問方為非理性的,包含他所提出的問題。不然,也很容易產生意識的膨脹或是所謂專業者的傲慢。

書中提到一個觀點。所有的暴力犯罪嫌疑人和一般人在本質上的差異,並不如我們想像中的巨大。「我們都有可能會犯下殘忍的殺人案,差別只在於每個人的處境與必須跨越的門檻不同。」「人生中的一切事物一向都在於劑量的多寡。」

娜拉‧賽梅說:「人之尊嚴不容侵犯,我認為唯有當我們把這句話堅定地用在那些曾做出有失尊嚴之事的人身上,這句話才具有真實的意義與份量。」

目前司法精神鑑定仍倚賴專業有豐富臨床經驗的醫師作判斷,可能會讓大眾產生不可能所有的司法精神鑑定師都不會誤判的疑慮,但也正是因為曾有犯罪嫌疑人試圖透過司法鑑定偽裝成減輕責任或是免除責任的精神障礙者,加上該國對法治與人道的堅持,這樣的制度並沒有等待的時間與空間。

然而,精神自主良好的人走向發生精神障礙在腦生物學上與基因學上慢慢發現了異常的證據,也許在不久的將來,這方面的醫學可以用在預防人類走向精神障礙或是治癒,真正做到免除加害者與被害者的不幸。

 

書名:《告訴我,你為什麼殺人:鑑識心理學家眼中暴力犯罪者的內心世界》

作者:娜拉.塞美

譯者:姬健梅

出版社:臉譜

出版日:2017/7/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薩芙:《巴洛‧瓦旦》《心靈魔方》《搜尋愛情》《遺落的愛情部落格》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