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芙

  日記,是一種私密的寫作形式,身體的日記,更是私密的二次方。作者丹尼爾.佩奈克提昇更高的創作層次,把印象中的流水帳別出心裁成一部幽默的小說——記錄從1287歲男人的身心變化,細微處讓人噗嗤一笑—原來男性是這樣啊。

  小說主人公賈柏,12歲那一年參加童軍營,小隊作戰時,被對手綁在森林深處的松樹上,毫無反抗與呼救能力,忍受螞蟻纏身的悲慘遭遇,回家後,他開始透過日記抒發他的恐懼、探索、反抗直到生命終結,並把日記做為一份珍貴的遺產,交給她的女兒莉宗傳閱、出版,什麼都好,只要別提他的名字。故事從這兒開展,對賈柏而言,日記的第一個用處是:擺脫恐懼。

  為什麼賈柏直到終了,才把日記曝光呢?

  在52歲那一年,當了父親的賈柏帶兒子布魯諾去做裁縫。

  裁縫師問了一個困擾不已的問題:您是放右邊還是放左邊?

  關於身體的事,他什麼也沒教給兒子。裁縫建議布魯諾仔細想,要是剪裁弄錯這一點,很快就會感到小指頭痛得不得了。

  難以啟齒的時刻,原來都發生在這副臭皮囊上,既害羞又難堪,以一個父親的角色看來,還真是說不得啊。賈柏有個只用粗體字說話的父親。因此,他從未習得跟孩子直接對話,日記打開了語言隔閡,也從不留下具有決定性的東西,只是記錄。面對身體以外,日記的第二個用處是:老實講。(只需說1遍即可)

  你曾替自己的身體取名字嗎?賈柏就是這樣的人,以「多多」的幻想朋友存在。十三歲的賈柏為了擺脫它,才寫日記。對沒什麼朋友的賈柏來說,日記的第三個用處是:與自己展開對話。

  這一寫就是七十幾個年頭,令人動容且鼻酸的是賈柏生命的最後一篇。

  他說:「我的小多多,死亡的時刻到了。別怕,我會做給你看的。

  多多消失在日記裡這麼多年,卻在最後一天重新出現了,這意謂什麼?

  佩奈克創造一種故事的新閱讀方式,一種散文的檢索介面,以年齡為軸,身體的各種反應為輔,想怎麼讀,就怎麼翻,日記體的寫作形式更加多變,既抒情又寫實,以身體為中心,連結周遭家人與朋友關係,描寫生動。他更把時代背景的戰火綿延夾進於小人物日記的細縫中,窺見正常日子怎麼過,即使問題不會是右邊或左邊,而是少了一邊。

  這個故事讓人重新迷上了身軀,掌握了不安,做為反抗的運動,我開始又有寫日記的念頭。

 

書名:身體的日記

作者:丹尼爾.佩奈克

譯者:馬向陽

出版社:貓頭鷹

出版日:2016/3/10

,
創作者介紹

薩芙著作:《搜尋愛情》《遺落的愛情部落格》《心靈魔方》。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