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芙

 

  初次看河瀨直美的影像敘事,使人沉澱在寂靜裡翻騰。許多處強烈畫面放入衝突的劇情裡,刻意的部分是自然拍攝,比如:颱風的侵襲、羊隻的去命;許多不自然的部分,反而是自然的生命過程,比如:各種死亡與毀壞。

  她有許多主張,其中一樣是,她並不試圖控制走向,而是裸裎的情緒紀錄,直接感受,她不會每一部分過濾,使得《第二扇窗》的美感經驗中帶有一絲無法掌控的失去,那也是生命的本質。

 

●影像與主題的衝突

  人們的價值鎖定經常會被限制在視野範圍內,如果侷限於你定見的思考裡,本片帶來的回應也有限。對於講求結構與邏輯的人來說,敘事是開枝散葉的,從一具海中的浮屍開始,村民議論紛紛,「這是意外還是犯罪?」她並不交代什麼,因為生命從來無常,生命是以另一種形式再繼續下去。

  羊隻的死,對人類是一種需索,觀眾在觀看中強烈受到視覺的抨擊,無法迴避。

  「這還要持續多久?」十八歲男孩界人(Kaito)說。

  「靈魂,離開了。」靈媒之女杏子(Kyoko)說。

  河瀨直美在影片中重覆不斷的主題:「謀殺神靈」,這樣的死亡與那樣的死亡帶給人們的感觀與體驗卻是不同的,對大自然而言,不論死的方式如何,都是生命的過程,並無二異。

  對於自然與美感的放縱,她順從生命的肌理,有疙瘩,有滑順,有傷口,有結痂。片頭的颱風一波一波吞噬海堤,吹襲奄美大島上的一切,它是一種破壞,卻是自然形成;而怪手摧毀樹枝的畫面,它是一種破壞,卻不自然,是一種操之過急。她是以個人情感為出發,拍攝整個蘊藏與延續生命的出生地,對她來說,奄美大島不止是她曾曾曾曾祖母是這裡的巫師,也是她尋找到最遠的根源。

  由於河瀨直美的控訴力道強大,影像並不隱諱。

 

●人物的矛盾與衝突

  在人物的矛盾與衝突方面,分成兩部分來談。

  第一部分是擁有與失去的人物心理。

  杏子的父親對衝浪的一番見解,「最後一道浪延續下來,因為是最後一波,所以蓄積能量。」要找到這最後一波大浪暨危險也伴隨成功的機率。對於不敢冒險的男孩界人,「海很可怕,海,是活的。」它會吞噬生命,也呼應了影片開頭的那具浮屍。有趣的是,「我也是活的。」杏子說。她指出男孩的脆弱與害怕,可說十分犀利。

  如同杏子的母親伊佐(Isa)臨終前說:「我和杏子的生命相連接,將來不知不覺中也會和你生下的孩子建立聯繫,所以我的女兒,死亡,一點也不可怕。…媽媽不是只有這條命而己,而是和你繫在一起,當你有天生下生命,也許我們又連在一起了。」

  生命多麼像這海浪。

  美麗又危險,深不可測。

  第二部分則是肉體與回憶的人物形象。

  界人的母親與父親離異,遠在東京的刺青師父親手藝精湛,他說自己是單方面愛上界人的媽。追求者的內心是感覺對了就對了。界人的母親其實內在壓抑,她離婚後所喜歡的男人身上都有刺青,形成矛盾。兩個人分開,卻感覺在一起。

 

  

●色彩和光影反應人物內心

  杏子與母親同坐屋簷下,光是打在母親的臉上,是接納的、喜樂的;與杏子小麥色的肌膚,不想失去的心痛。本片最美的島嶼全覽,樹影婆娑,生態碧綠綻藍,紅樹林的靜瑟躱藏著激情,水藍色的海底釋放內心的壓抑,寧靜與喧鬧。形成鏡頭對比。

 

  河瀨直美有意淡化故事表層的衝突,比較重視環境主題的矛盾,讓人感受詩化的影象敘事。就像十六歲的敏感。青春著重的是感覺,而不是完美。她的藝術形式裡,對自然抱著謙敬的態度,對於島民則是信念的驕傲,三味線,八月舞,六調舞以歡樂驅趕死亡的悲傷,在死亡面前,有更好的方式去接受它。

 

【劇情簡介】

入圍第67屆坎城影展正式競賽片,由日本女導演河瀨直美執導,本片為演員村上淳和作為歌手的前妻UA之子村上虹郎的銀幕處女作。   

位於琉球列島北端,被珊瑚礁和原始林簇擁的奄美大島,自古以來便是萬物共存的瑰麗之境。在島民歡慶八月舞祭的滿月夜,高漲潮浪捲來一具男屍,張狂背上刺著呼嘯的龍。16歲高校男子界人,驚見景象落荒而逃,過程全被女同學杏子目睹。然而兩個孩子,正在歷經比眼前懸案更糾結的命題。

杏子的母親是全島嶼崇敬的女祭司,因身患重病,時日不多。儘管母親極力安慰,但杏子仍無法釋懷,不相信靈魂不滅,任性想和界人嚐禁果,體會何謂「生命的延續」。善感的界人,難以接受離異的母親與他人發生關係,對男女之事極度反感,拒絕回應杏子的情感。

兩個徬徨生命,就在一拉一扯的生滅定律中相互依偎,在大自然的恩賜懷抱,重新找回生命的感動。

 

 

創作者介紹

薩芙:《巴洛‧瓦旦》《心靈魔方》《搜尋愛情》《遺落的愛情部落格》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