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倫.布克斯的小說一直勇於突破新的架構與形式。《我會回來找你》就是個繁複與膽大的驚悚新品種,它結合穿越與犯罪小說元素,挑戰與混亂讀者思維,提昇娛樂性質。

 

  故事描述一名三0年代的老派兇手哈柏殘殺波蘭工程師巴泰克之後,取得鑰匙及一幢可以來去自如各年代的「屋子」。屋子出現以他筆跡寫下九名閃亮女孩的名字,自此展開他的逆向獵殺。

 

  哈柏之所以老派,除了來自過去的美國經濟大蕭條時代外,他慣於取走被害人身上的物品放置下個被害人身上,藉由「屋子」時空穿梭,他會在女孩們青春期前毫無戒心的年歲與她們見面,送點小東西,預告我會回來找妳。等到芳華正盛閃爍耀眼,再結束她們的璀璨。其中一名倖存者珂碧僥倖逃過一劫,她加入報社當實習生,與當年報導她的記者丹恩共事,抽絲剝繭回到三0年代,展開扭轉時空的生死之戰。

 

  由於是時空犯罪,作者在故事線的安排上,分成哈柏以及倖存者珂碧所處年代的雙線交錯敘事,其間轉換多方視角(哈柏,被害者,目擊者,珂碧與丹恩)。但屋子的時空轉換有循環迴路,缺口的關鍵亦來哈柏與巴泰克的最初,要視破關鍵,得下苦功,對推理迷來說,容易上鈎,跌進時間的罩霧之中。

 

  破案要素:人證,物證,不在場證明。三項都顯示哈柏是個難纏又狡猾的罪犯。打破時間的線性思考,用迴轉的方式追蹤,如果死亡回頭再來,作者的巧心鋪排,聰明的筆鋒把高潮凝練堆疊至年代關鍵的時間點上,本擔心的時空收束問題,解決得漂漂亮亮且合乎迴路。

 

  令讀者頗為驚嚇的九名女性情節,諷喻各年代的歷史事件與婦女議題,指控性別暴力無時無刻存在。哈柏喜歡拿枴杖,閃亮女孩代表各種女性特質、領域、性格。她們吸引人且有不可限量的未來。小女孩小時候常聽大人交代,別跟陌生人說話。這種隨時隨地存在的風險,在性別暴力下,顯得脆弱難被保護。而哈柏最害怕的,也是時代最受窘的──困在過去。「屋子」更像是時代資本經濟的血盆大口,唯一能真正抵禦潛逃的活口特質──妳要有堅強存活的意志。而哈柏這樣的罪犯又豈止存於美國芝加哥這座城市,他就像屋子一樣空腐又存在各個年代。

 

  本作伏筆操弄純熟無法預測,逼近真實的描繪,一層又一層實境揭露。從翻開第一頁,懸念如影隨行,時序複雜奇詭,緊貼時代氛圍,拉緊讀者神經,以銳利筆鋒,成功雕塑出精工出色的作品。

 

,
創作者介紹

薩芙著作:《搜尋愛情》《遺落的愛情部落格》《心靈魔方》。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