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芙

  五月,孩子的爸選定的全家觀賞電影是《哥吉拉》,由於孩子是奧特曼迷,幾乎看了小腿那麼高的怪獸碟片。出發前,我還跟孩子特別強調,沒有會飛上天要充太陽能的超人喔,只有怪獸。我們要一起去看專門破壞建築物的怪獸電影了。

  前十分鐘緊湊的開端,我錯看它的精彩性,它不僅僅只是一部怪獸電影,而是有層次的控訴意識,隱隱包含著許多人與能源的問題。

  《哥吉拉》的劇情線並不以搗毀為母題,而是人類長久以來製造與用它,吃它的核能問題。核能是人類製造出來的,人類就像是電影中的另一怪物「穆透」,會繁殖,吃核能,住在有核能的地方,向核能靠近。當穆透吸收輻射,直到孵化,災難就會開始。而《哥吉拉》的英名是Godzilla,扮演大自然反撲的角色,當哥吉拉出現時,會有海嘯,也暗指大自然會痛宰這隻核能怪。也許救了人類,也在制衡的過程中,傷及人類。

  可怕的是,人類在這場怪獸打怪獸的激戰中,仍是以核武來保護與制止,人類依然只是旁觀他們單挑。海軍長官也說:沒有撤離計畫,若自己沒逃出來,就準備犧牲。

  芹澤博士(渡邊謙 飾)說:牠是來重建平衡的。

  怪獸電影的幽默感,意料外地多,不是那種全場哈哈大笑的放鬆,而是放在心裡的緊張苦笑。「誰能告訴我,為何要在叢林裡尋找核潛艇。」這句別說不可能的意有所指,讓核災的範圍擴大至山林。美國以為蘇聯搞鬼,蘇聯以為美國搞鬼,這就是核戰為什麼誕生的攻防。

  當然,站在常年處於地震恐懼的日本眼中,廣島長崎原子彈所留下的戰後遺物--一只停止走動的懷錶,芹澤博士說是父親遺物。於是怪獸從日本雀路羅市一路打回夏威夷、賭城、檀香山,也是弦外之音啊。

  劇情看到最後,我們竟然產生哥吉拉是大英雄的感覺,會有哥吉拉不要死的投射。但我們看到的是問號,人類本身的啞口無言與不敢相信。

  本劇另一成功之處,在於災難中,人與人的關懷與相處。從喬與妻子隔著一道防護門的訣別,兒子福特在電車中保護與父母失散的小男孩。人性尚未遺失,面對炸毀幼卵的福特而言,怪獸也會有痛失親人的悲鳴。牠們也會有回聲,回應。

  我只能說:哥吉拉,不是一般般的怪獸電影呢。它有料,也有劇情。

創作者介紹

薩芙著作:《搜尋愛情》《遺落的愛情部落格》《心靈魔方》。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