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芙

 

  這個故事很完美,故事裡的錯誤是一場完美的惡作劇。

  一九七二年,時間增加了兩秒,這兩秒讓拜倫一家原本穩定行進的生活規律發生變化。快要遲到了!黛安娜開車載孩子們上學的途中,撞到一個小女孩,她沒有下車察看,拜倫大喊:「走!」從那時候起,媽媽的生活慢慢像白色牆壁一樣,脫落、滲漏、開始出現壁癌似的不可挽回。

  拜倫找來聰明的詹姆斯,一起拯救母親,讓媽媽能恢復往日完美的樣子,這樁「完美計劃」秘密進行,有時候感覺媽媽復元了,有時候媽媽似乎更加頹喪,計劃走向逐節脫軌,他完美的媽媽、忙碌的爸爸、這完美的家變成十六歲後的空白。

 

美與錯誤的交鋒

  人生裡經常發生的內心衝突──如果你犯了錯,就跟完美無緣。但人不可能永不犯錯,而是在犯錯的當下能不能有正確面對的態度──你選擇面對或者逃走。

  錯誤的可怕之處在於它的不完美解釋。特別是媽媽在孩子心中是個完美的形象──媽媽不可能犯錯的。

  媽媽可能犯錯,但孩子會幫忙蓋上一塊遮羞「不」。

  錯誤的另一件美麗糖衣就是「意外」。沒有人坦承有錯的時候,就只能用意外來解脫。然而,錯誤的難纏之處就在於,它存在的形式是無時無刻的,就像另一個躱在內心的魔鬼,總在毫不留察的日常中,冒出頭來,因為虧欠,而讓魔鬼予取予求。為了維持完美的人生,人隨時隨地都在跟這種錯誤不斷交鋒。疲累、讓人走向終結。

 

時間是完美的幫兇或是推手

  另一個值得深思的是──時間是完美的幫兇或是推手?

  作者在故事裡一直若有似無地強調時間。時間的增加、時間的減少,一個月後坦承錯誤跟當下坦承錯誤有什麼不同?為了不遲到,採取冒險的開車做法,爭取的就是時間。有趣的是,結合一九七二年,時間增加了兩秒的報導,感覺多了的一丁點時間,卻如此強大,帶有殺傷力,甚至影響著拜倫整個人生,當回顧以往的四十年,拜倫卻已能用區區的兩秒鐘,讓世界看起來美妙而又不同。

  時間可能催熟了一個想保持完美的生命,一如後來的黛安娜;也可以讓苦痛嚐起來甘甜,一如當年的拜倫。

  蕾秋‧喬伊斯在《一個人的朝聖》中所寫的「背負苦痛」,在新作《完美》中又更加深並描繪承擔秘密與重啟人生的勇氣,絲絲入扣、娓娓道來,讓生命的過錯在轉瞬之間以一種平和的面貌,讓人想要從蒼白變成明亮。

  她的劇作才華使平凡的人物蒙上一層詩意與哲思,在細微處閃現一縷慧黠,表象寧靜的文字底蘊下,埋藏深刻而又難解的課題,她語調如此溫柔,如此憂傷,一如完美。

 

出版社:馬可孛羅

作者:蕾秋.喬伊斯Rachel Joyce

譯者:張琰

出版日:2014.6.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薩芙:《巴洛‧瓦旦》《心靈魔方》《搜尋愛情》《遺落的愛情部落格》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