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步文化  

《殘穢》別住進那間房

 
  小野不由美,日本達文西雜誌去年票選最受歡迎女作家第五名。她的作品類型以恐怖小說為大宗,擁有一票類型愛好的死忠書迷。新作《殘穢》以及《鬼談百景》遊走於虛實之間,主要的素材來源便是讀者們的親身經歷募集,故事中,敘述者「我」的職業是作家,與小野不由美本人生活重疊性高,透過採訪、推論求證,具有某種程度的擴大聯想力,讀者閱讀前,請自行斟酌膽量。
  《殘穢》的故事起初發生在一間四層樓的公寓住宅,住戶久保小姐以讀者的身份向作家投遞,屋子裡有擦過榻榻米的聲響,而同棟住戶的屋嶋太太先前也向她反應似乎看見什麼東西從半空中垂落下來搖動著,經過該棟住戶繪聲繪影集結出來的結論──這的確是一棟「讓人無法久住」的房子。
  住得害怕的久保小姐不斷尋找搬離的舊房客資訊,不辭辛勞旁敲側擊,發現許多懸案,可是,這些懸案又與該棟房子,有些案發時間上的差異,並無法直接證明聲音的來源。唯一可能的推斷,那東西是會感染的。
 
◆有些房子住不得人,住的是……
  以前的房子有屋樑,現在的房子有水泥牆……
  有些房子住人,有些房子不止住了人……
  故事讓人心驚的恐怖之處,在於事件的挖掘。當你以為應該只有這樣了的時候,事情還沒完,還有更深層、更久遠的怨念被留下或帶離。值得撫慰的是作者的敘述聲音是充滿安撫效果,值得信賴的感覺,形成一種可靠敘述,加強真實感。而《鬼談百景》就是直接怵目驚心,沒打安慰劑的。
  這種本格式寫作,在故事前半段展現具有懸念的待解謎團,在進行過程中,利用理論方式加以剖析、解說,破除所謂的「虛妄」,只不過,推理小說是「開門見屍」,恐怖小說則必有「那種東西」,從實體變成靈體,要說偵探是推理的靈魂,那恐怖小說接近「超本格」,靈魂比偵探還搶戲。
  故事中的類偵探角色,由作家(即敘述者)提出的理論有二:
  1.「虛妄」佛教語,和真實相對。指異於真實,由迷惑引發的現象。
  2.「穢」與佛教中的「不淨」概念相同,必須隔離,避免接觸。
  虛妄發生在「人」,穢則指那東西。其中的交界,透過「聽」、「說」的方式扎進腦子,許多怪談,也以這樣的流傳方式,存於民間,真的、假的自由心證。容易誘發想像自己道聽塗說而來的冥談。
 
  與日本《百物語》相較的文本之多,包括作家乙一,以較為怪奇舖構的《胚胎奇罈》較似《聊齋》,文中不乏暖句;京極夏彥則是 魍魎魑魅,多了妖做怪;獲26屆山本周五郎獎的《殘穢》,其迷人之處即在紀實性口吻,特別是女性對於這類事件的處理,口耳相傳打探一層又一層的事件,深究至明治大正年間,此類東方怪談紛說,少不了女性悲劇,使讀者心中,有一層離奇魅影在攀爬,老是想像有黑影,聽見怪聲音,要舒解這種不適的方式只有──告訴另一個人。要真是這樣做,就是那個殘留下來的東西,開始作祟了。(別盯著天花板)
 
 
          獨步文化 2014/4月中文版發行

 

創作者介紹

薩芙著作:《搜尋愛情》《遺落的愛情部落格》《心靈魔方》。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