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開始,畢竟都只是續篇,而充滿情節的書本 ,總是從一半開始看起。-辛波絲卡-
都嘛是怪腔男孩.jpg  

都嘛是怪腔男孩 Pigeon English

  • 作者:史蒂芬.凱爾曼
  • 原文作者:Stephen Kelman
  • 譯者:趙丕慧
  • 出版社:大田
  • 出版日期:2011年12月01日

心決定世界的寬廣/薩芙 (2011/12/6聯合新聞網|閱讀藝文|新書鮮讀)

  我是滄海中的一個小雨滴。我是鄰居,是國家,是北方,是哪裡都不是。我是大眾裡的一個,而且我們都落在一起。《都嘛是怪腔男孩》P239

   隨同母親及姐姐麗迪亞自迦納移民至英國的11歲黑人男孩哈里遜‧歐波庫(Harrison Opoku簡稱Harri哈利)與仍住迦納的爸爸、阿瑪奶奶、未至學齡年級的妹妹愛格尼斯分隔兩地,藉著電話、故鄉記憶互相慰問。

  故事開始於阿喬炸雞店外發生了一件男孩遇刺死亡事件。他與友伴狄恩葛利芬扮警探學CSI犯罪搜證,除上學外,從三月到七月暑假來臨前,他經歷城市街道、校園幫派的種種冒險犯難。哈利具備有容乃大的好奇心、觀察力與活力,勇敢體會英國灰暗不友善的青少環境,如何以堅強心靈面對同儕間的嘻笑怒罵、岱爾農場幫的暴力叫唆行兇以及他那黃色陽光般的初戀。

   小說場景中經常出現鴿子的身影、獨白與對談。吳宇森的電影裡亦常有鴿子出現。為何他們選擇鴿子來過場、串連與隱喻呢?

  在人類史上,鴿子扮演相當多角色,從神的象徵到祭祀犧牲品、信使、寵物、食物、愛情甚至是戰爭英雄。在聖經中,鴿子於耶穌受洗時被當作聖靈與書中的鴿子意象接近。文章開頭「連鴿子也在難過,看得出來牠的眼睛粉紅粉紅的,而且有死亡。」到結尾的「你的粉紅色眼睛裡沒有死亡,而是充滿了愛,像電池一樣。」都是與神對話的隱喻,在需獨自適應的異邦國度,哈利視鴿子為好運、庇佑、抒發、祈禱與救援。

   英國近年降低移民門檻,投資100萬英鎊,無論英語水準如何,英國政府就給予夫妻和18歲以下孩子五年的移民簽證。推測哈利父親賣物籌費用,下了難分難捨的決定,把妻子與學齡期的姐弟先送至英國,後面再慢慢想辦法,無法顧及一家人適應上的問題。此外,偷渡而來的索尼雅阿姨因非法移民、燒掉指紋,落入朱利斯的暴力控制,甚至已把藥物當成M&M巧克力的不堪生活。100萬這個概念有意無形地出現在哈利的對白中。

  喬登:「你敢摸我就給你一百萬鎊。」

  哈利:「你哪有一百萬鎊。」(P4)

    我們準要把床墊占為己有,準備要收費,跳一次五十便士…我們準備要賺一百萬。(P74)

  可見哈利是多麼想要全家團聚在一起。

 血濃於水的文化碰撞

  東倫敦露天市集,許多台灣留學生稱為「黑區」,除印巴人外,更多非洲及加勒比海移民聚集,二手市集影片流通多,其中非洲蛇吞人是神怪恐佈的類型之一,哈利曾以此來當作交友話題。

  迦納是非洲古代黑人王國,恐怖與無緣無故侵略的戰爭頻傳,鮮血比口水還要廉價。血、口水意象在哈利印象中易與邪惡與犯罪連結,所以才會對麗迪亞急欲去除衣物染上的少女血產生誤會,也顯示移民父母忙於生計未能教育足齡常識,是意外產生的縫隙,哈利訓練小狗來「聞」出無時無刻存在的邪惡,因為他需要媽媽時,她總是不在。

  迦納並不安全,哈利喜歡玩「自殺炸彈客」及「僵屍」,皆表示未脫離迦納印象,甚至在學校餐廳用餐時告示自己,「你不能用手吃飯,一定要用叉子,…我有時還是會用手指,…誰也不能管你,這裡是自由的國家。」既然來到政治穩定的英國,為何街道上到處充斥禁止符號呢?

  嚴禁攀爬,以免受傷。

  關機,違者沒收!

  警告 本流域之水田芥不適合食用。

  向陌生人說不!

  哈利反而來到中規中矩的國家,有著上百條約束清單等著他,戰爭隨時隨地都在發生,轉變屬於同儕、師長間的暴力之戰。

  迦納素來以盛產優良的天才球員著稱,因紀律差,直至2009年首次奪得世青盃足球賽,迦納的球衣贊助商是Puma ,死去男孩身上的是切爾西足球隊的贊助商愛迪達,腳上的鞋是靈魂來源,與同儕們競跑時,哈利:「靈魂,把你的勇氣給我!把你的速度給我!不要讓我死啊!

  哈利具備運動員基因,更感受到跑步、運球等等與生具來的反應力,可顯然沒有人關心在乎他,就連來自拉脫維亞的維里斯也不傳球給他,人際關係顯然吃力又難以建立。縱使如此,說著「哇咧」的豁達怪腔,哈利仍積極以熱情與天真打入同儕間,除種族文化的不同外,她與這群英國少年是喜好群體行動、冒險、對事物熱血新奇的年紀相同,並無二異。

  

太容易訴諸暴力的青少年

   「你們太容易訴諸暴力,問題就出在這兒。感覺總是太美妙。P68

   鴿子述說了一段關於殘暴的天性。殺手對蜜琪塔、蜜琪塔對香奈兒、岱爾農場幫的絕對暴力、康納格林的語言失禮、哈利面對的是人壓榨人的戰爭。燙膚、推人、頭鎖、踢蛋,人牆把暴力形成一種表演與觀賞、激烈與死亡的渲染,無形中感染暴力而不自覺,對權力與剝削有過早的認知。

  如同麗迪亞未能阻止蜜琪塔對哈利的作為,後來才幡然醒悟,對於初到新環境的姐姐,顯然把朋友鎖定在單一與全盤接受上。藉手機、兩性八卦等等來維擊新友誼而放棄選擇權利,顯然蜜琪塔也無法脫離殺手的暴力圈。

  孔曰:「益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益矣;損者三友,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損矣。」結交了損友,哈利讓自己陷入危險之中。

  史蒂芬‧凱爾曼忠實呈現真人真事的結局,準確運作天真的視角與肢體、語言,迎刃而解每一道難關。若生是死的對立,那麼我想哈利無論如何都是快樂的。

  「你想當真人還是機器人?」

  「機器人比較好,不會被殺掉。」

  全世界的兇手都嘛是一個樣子,他們不會變。…如果把他抓到就會像是把永恆找回來了。

  《都嘛是怪腔男孩》的內容不僅是單一民族與國情,甚至字裡行間都有現今各國體制內的景象,也許我們看不到,卻是真實上演著。這些驚懼孩童心中期望的是超級英雄、吃了有神功護體的水果,讓他們的生活裡有愛與安全,如此單純的願望,是一部寫給成人替兒童發聲的文學好作品,的確精采。

 

【閱讀現場】

  譯者趙丕慧匠心獨運地把「怪腔」的部分轉化成本土的台味特色,閱讀上毫無窒礙,順暢無阻,相當用心。本書內容適合面對10-18歲青少年的成人閱讀,有助於理解他們的困境與所需。年輕讀者可試著從中心境轉換尋找自我,如果世界讓你失望,這不是你的錯,總是有美好的開始。

 

 

【內容簡介】

  我沒有偏心哪一滴雨,每一滴我都喜歡。
  我沒有害怕任何罪惡,因為我跑得比誰都快。
  我的皮膚和怪腔調裡包裹著一顆熾熱的星星,
  就像鴿子一樣飛翔自在……

  天空想下雨,把地上的血沖走。
  這是死掉的男生的血,他在阿喬炸雞店前被殺了,血流得到處都是。
  小孩子不應該被殺,但在倫敦這裡似乎不是。

  我叫哈利,今年11歲,剛剛從迦納搬來倫敦。
  學校裡的老大叫我幫他們做事,說不做就是敵人,但我才不幹呢。
  要我做壞事,我寧願當警探幫死掉的男生找出兇手!
  我去河邊找兇器,收集嫌疑犯的指紋,用望遠鏡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
  找出兇手,我們才能跑在死亡的前頭,才能「永遠」和愛的人在一起。

  我愛媽媽,我愛爸爸,我愛姊姊,我愛還是小貝比的妹妹。
  我愛同學帕琵,我愛常常來陽台拜訪我的鴿子,我愛泰利的狗。
  我愛把自己指紋燒掉的阿姨,我愛我最好的夥伴狄恩。
  我愛我的飛毛腿,我愛樹,我愛星星……我愛這個世界!

  努力好幾個月,我快把證據找齊了,快要天下太平了啦!
  可是好像有什麼人在等我。從跑過的風中,我嗅到恐懼……
  抬頭看,我的鴿子站在欄杆上,用牠粉紅色的眼睛看著我,
  好像在對我說:別擔心,我會為你帶路……

【作者簡介】

史蒂芬.凱爾曼 Stephen Kelman

  1976年生於盧頓。大學畢業後,陸續做過不少工作,清潔工、倉管、行銷、地方公務員。2005年開始決心追求寫作夢,迄今已創作出數部電影腳本。《都嘛是怪腔男孩》是他的第一本小說,還在初稿階段就在英國10多家出版商之間展開一場爾虞我詐的競購戰!出版後立即攻佔亞馬遜書店暢銷排行榜,賣出全球20多國版權,更入圍2011年英國布克獎,進入最終決選名單!

【譯者簡介】

趙丕慧

  輔仁大學英文碩士。譯有《戰地琴人》、《少年Pi的奇幻漂流》、《幻影書》、《穿條紋衣的男孩》、與大田出版作品《非你莫屬》、《怪盜莫倫西》、《珍愛人生》、《贖罪》等書。

創作者介紹

薩芙:《巴洛‧瓦旦》《心靈魔方》《搜尋愛情》《遺落的愛情部落格》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貝拉
  • 有趣~~但想想...解讀都在於人心..對嗎??^^
  • 很好,貝拉有活力喔。最近看妳雲遊四海的,想必別有一番好心情了哩。

    薩芙 於 2011/11/29 12:55 回覆

  • 搖滾蔡
  • 薩芙您好,大田出版很喜歡您這篇文章,希望能讓我們引用在大田編輯病部落格上,謝謝您~~
  • 榮幸之至,期盼您趕快引用XD。

    薩芙 於 2011/12/08 22:08 回覆

  • guest
  • 妳好~將怪腔翻成台語或是將黑人口語翻成台語~~~好像是該譯者的特色。不過,我卻持不同看法,這種翻譯,難道不是在意識型態上再度洗腦讀者一番。台語是不標準、是黑人階級使用的呢?格主,不妨翻翻該譯者的珍愛人生,這本書是我看到一個書評者非常詬病的點^^",整個污名了「台語」。針對「匠心獨運」來回應翻譯特色:)
  • 其實我想了很久,你所說的問題的確值得深思。
    也許這是一個屬於歷史的問題吧。當幾個不同方言的族群融合時,往往會有一方勝出,於是有一方被強化,其他就被弱化。
    台腔國語的確存在,站在某個角度來說,這樣的怪腔在被強化的方言下的確是會被取笑的,但若以另一種包容的心來看,其實是可平靜地接受。
    坦白說,我沒想過譯者在下筆時的想法,但在我閱讀的過程中,並沒有任何對台語文不敬的念頭產生。
    也許在更包容的未來,不同的方言甚或是語言之間,都能更尊重彼此的存在,這是我所期盼的。
    當我看到主角哈利喊「阿嬤奶奶」時,心頭是震憾的。因為自己的孩子小時候也是對著奶奶如此呼喚,也因此對於哈利更有一份關愛之心,是隱於閱讀情緒當下的一種較為私密的情感,觸動對該文化的關懷,才以匠心獨運回應譯者帶給我的誘發,心情是純粹的。

    薩芙 於 2011/12/11 16:10 回覆

  • jrue
  • 就此定位就是該譯者的特色好像有點絕對,或許只是因為湊巧都是翻譯到需展現地方文化特色的角色,語言如果用文字來呈現,加上又是翻譯文學本身就有一定的難度,而因此讓台語有了被扁低的感覺,也能也不是譯者的原意,只是為了區分地域,有別於一般國語文,要使用另一種更通俗、眾人熟稔的說話方式,台語應該就是接受度最高的,相較起《珍愛人生》還運用了注音文、錯別字等外星語@_@其實我覺得這本《都嘛是怪腔男孩》轉化的功力已經流暢自然了很多。:)
  • 親愛的jrue:
    是的。所以國小教育也尊重學童選擇語言的自由。近期的新書《那些沒說的話》中,對於語言也有其辯異的地方-地球公民眾多,人類的語言佔多數,而動物因無法說人類語語,而權益受到削減。廣泛的引用是好的,被關注的。至少,我們廣納了不同的思考面向。也許閱讀上共通的是,一個微笑。=^_^=

    薩芙 於 2011/12/11 16:20 回覆

  • guest
  • jrue,你好~當然我指的並非她所有譯作的特色,僅止於怪腔與珍愛人生兩本書,此譯者其他作品就沒什麼地方可以挑的。但不便多對她在此二部作品的target language再多做評論。你說的沒錯,怪腔男孩的確流暢許多,珍愛人生target language許多都讓人摸不著邊際,對於一個聽不懂台語的人在閱讀上確實遭遇到許多困難。謝謝薩芙的回應讓我理解妳提出匠心獨運的例子:)
  • 聽不懂台語啊。原來這是guest疑慮之處。薩芙初嫁夫家時也是聽不懂也不會說,抱著一顆好奇的心總是多了樣趣味。謝謝你的光臨。

    薩芙 於 2011/12/13 10:39 回覆

  • jrue
  • 要謝謝薩芙和guest 的分享,有這麼一群愛書人,感覺真棒。 :]
  • 謝謝jrue,咱們繼續啃書吧。^^

    薩芙 於 2011/12/13 10:4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