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開始,畢竟都只是續篇,而充滿情節的書本 ,總是從一半開始看起。-辛波絲卡-

目前日期文章:201707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巴洛瓦旦立體書封.jpg

第二十五屆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作品

內容簡介:

那一天,我剛滿十五歲,遙遠的山那邊有什麼正在呼喚。  
  登山使我進入自己的身體,也進入了我的心,我的恐懼。

  
  我的父親瓦旦進入奇萊山區沒有回來,警察、搜救隊協尋也找不到;瓦旦屬失蹤人口,而非意外死亡。產物保險公司拒絕理賠登山事故保險金,稽查員甚至認為這是一場騙局。而我聽到最匪夷所思的說法是「他也許不想活了。」胡說。真是胡說。我相信他還活著。
  
  我離開育幼院,獨自深入山區,搜尋瓦旦縱走的路線,我相信,這條路對瓦旦並不太難,他不會在森林投降的。我在山上遇到一隻被棄養的高砂獵犬默默跟隨著,叢徑、獸徑、獵徑瞬息萬變,殘酷的看天池裡映照出人心,生存是各自的本領。
  
  寒流即將籠罩中央山脊。高海拔空氣稀薄使我的呼吸越來越急促。登山裝備與物資逐漸匱乏,前方的路越走越艱難。沿途,我發現熟悉的疊石、繩索,像是瓦旦留下的記號,指示著前進的方向。
  
  大霧來臨,我進入了意識的封界,祖靈、神靈、惡靈輪番站上肩膀,從生至死的曲折路線,路不在前方,不在後方,哪一條才能通往真實世界?

 

目錄:

1有些東西你得自己找,才看得見 (內容連載 )
2只有往上爬,才知道谷底的位置
3知人知面不知心
4必須讓那東西明白,我什麼也不在乎
5知道自己什麼行,什麼不行
6要了自由
7不要什麼都沒做就低頭
8誰說山上沒有小偷
9沒有哪條路正確還能走得輕鬆
10假如一棵樹在森林裡倒下
11內在的戰爭
12我既在這,也在那裡

 

文章標籤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美傷.jpg

/薩芙

也許,庫尼亞文最初真的只是想寫一部恐怖小說,只不過當他開始觸及歷史中的國仇家恨,再也握不住手上的筆,轉而述說屬於印尼美與醜的哀傷故事,甚至到了中後段,他再也無法多作隱藏,幾乎直言不諱。在這個看似荒謬的故事裡,每件事都有歷史的對應。

我很難過,這樣的故事必須透過誇張荒誕的魔幻寫實才能說得出口,才能誕生於世,流傳於世。

原先預期《美傷》是魔幻版的《微物之神》。印尼與印度都經歷過王朝的覆滅,被殖民與解殖,與獨立。閱讀後才發現,兩者差異頗大。《美傷》在故事開頭就嚴正的表明自己的立場,它與《微物之神》那種溫柔包覆的哀傷不同,它想要讓世人看見醜陋的傷疤,不是已經結痂的傷口,是惡臭的腐肉伴隨黑血汨汨流下的哀痛進行式。

如果熱帶雨林的大河裡只剩下鬥魚,它們終將殘鬥而亡滅。人類的階級就有如生態的食物鏈,有頂端的頂級獵食者,必定需要冪次而下的其它獵食者與廣大的草食者供養。左右現代印尼的三大勢力:軍方、黑道與共產黨,這些都是權力的組合。為數最多的庶民被迫依靠這幾種選擇,卻常換來一樣的悲慘命運。

故事中黛維艾玉的三個女婿,都不是好的女婿,他們其實就是那些勢力的隱喻。

其中一位是共產黨員,庫尼亞文用了不少氣力描寫這位克里旺同志在面臨黨員被屠殺前,不停等待與尋找報紙,將一切歸咎於報紙的消失。由於他的行徑過於荒唐,讓我對這段印象深刻,這裡的報紙指涉的應該是媒體。這也就是為什麼極權者首先會控制媒體,讓人民沒有共同意志的機會。

歷史常被包裝成不再是進行中的遙遠故事,偽裝成一團無害物質堆置在角落,直到人們發現,自己原來是被豢養的牲畜,只能被動等待屠宰的命運降臨。它從未真正過去,只是化成鬼魂。

或許,我該查明那些許許多多關於印尼黑暗史的隱喻,但或許不必。也許我真的該思索的是,發生在自己土地上的事。突然,我明白庫尼亞文了,書寫歷史不會讓任何人感到愉悅。

文章標籤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幽影王冠.jpg

/薩芙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奇幻作品走向殘暴血腥的鬥爭世界,有時會夾帶一點反烏托邦的諷刺寓意,在權力與慾望的擺盪裡,展現人性幽暗的一面。《幽影王冠》便是屬於這類風格的故事,在這個架空的世界中,女神對人類所懷帶的態度似乎是曖昧不明、喜怒難辨,和一些神話故事相同,天神的形象遊走於善與惡之間。

 

   芬貝恩島四面環海,島上女王的天賦來自女神賜與,在君權神授的設定下,女王的權力時限也受女神控制。每一代女王在退位前會產下三胞胎女嬰成為下任王位的競爭者,分屬三個不同天賦能力的派別:毒物使、元素使與自然使。她們將會共同生活至能力初顯後分開,由三個派別家族領養培育,等待成年後相互殘殺至最後一人,成為島上唯一的女王。這樣的情況也可能會有特例,若是四胞胎,最後的女嬰會被認定成女神特別的恩寵成為靛藍女王,她另外的三姊妹也能生存下來。

 

   此次僅試讀《幽影王冠》上集。我參與的測驗結果是元素使米拉貝拉,拿到的風暴之瓶也是元素使。(不曉得是不是呼應故事情節的發展?)

 

 

   故事中,女王的繼承權與其說是天賜更像是詛咒。人物設定上光是天賦能力與內心善惡的交互組合,就有相當潛力發展出錯綜複雜的人性鬥爭,恩怨情仇,精采可期。作者行筆的語調流暢,人物設定上比較偏向善惡兩端,幾個主要的出場人物在面對親情與愛情時,敢愛敢恨,有時甚至愛恨兩極。故事視角採用第三人稱,透過頻繁的人物切換,試圖平均地描述三位女王。上集的前半段在作背景介紹與鋪陳,進展的速度較為緩慢。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北歐眾神.jpg

/薩芙

神話源遠流長的原因,在於它提出人類的希望和恐懼,人們以詩歌、口傳的各種形式傳頌。而神話提供的世界和宇宙觀,普遍反映人對巨大異象的敬畏:暴風雨、雷電、洪水。北歐神與希臘神有不同的譜系。希臘以神人結合「半神」的遺棄與回歸為主。北歐神話中,世界之始源於巨人尤彌爾,天神由他所創,主述天神與巨人之間的爭戰。

這種創世犧牲的神話起源,出現於印度、中國、北歐以及基督教的講述之中。

北歐神話現今的譯文,絕大多數來自舊與新艾達文集《詩歌艾達》、《散文艾達》的融合體。尼爾蓋曼的寫作方式,保留詩歌艾達的活潑風格,用對話、獨白、行動敘事,去蕪存菁,加入散文艾達的細節,使北歐神話以簡明的小說文本呈現。閱讀時,你會讀到熟悉的主線任務,但細節上可能有所出入。

紅鬍子索爾,是力量強大的天神之一。他與惡作劇之神洛基之間吵鬧不斷。在〈諸神的寶物〉短篇中,索爾的妻子希芙的金髮禿了。索爾認為絕對是洛基搞的鬼,要他負責。於是,洛基找了矮人工匠伊瓦第做出三樣寶物。偏偏,他又挑撥布洛克、艾崔里兩兄弟的工藝絕比不上伊瓦第,還賭上自己的腦袋。

天神評選的日子來了。

當布洛克兄弟拿出神槌的時候,索爾馬上被這能力強大,來去自如的神器吸引。洛基的腦袋也即將不保,他馬上想出,要砍我腦袋就不能動到我脖子的解脫之道,因此逃過一劫。

類似橋段,也出現在莎士比亞名劇《威尼斯商人》中。放高利貸的猶太商人夏洛克因巴薩尼奧無法還款,索討他身上的一磅肉為代償,法官判夏洛克拿肉時,不能流下一滴血,最後,巴薩尼奧得以解圍。該劇以十四世紀作品《愚人》為本,莎劇幾乎以他人作品為基底編劇,也遠優於原作。可見北歐神話的影響力,許多碑文及雕像仍矗立在瑞典、英國。甚至奧克尼群島和蘇格蘭、愛爾蘭和英格蘭北部留下以索爾或奧丁所命名的地方。

索爾著名的七次冒險中,最膽大包天的就是去巨人之王黑米爾的家搶大鍋子。

文章標籤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烏鴉女孩.jpg

/薩芙

太陽每一時刻只能照亮大約半個地球,黑夜降臨在另一面。即使身處白晝的時區,依然有許多角落是陽光到達不了的。我們身處的世界,黑暗籠罩的範圍遠遠超過光明。

瑞典犯罪小說的銷量穩定成長,成為風靡全球的口碑之一。比如《千禧年三部曲》龍紋身的女孩,這種三部曲的形式讓瑞典作家化為標竿,備受矚目的作品遍佈各國暢銷榜單。

《烏鴉女孩》也是這種形式。「耶里克.艾克索.頌德Erik Axl Sund」這個筆名背後,操刀的是兩人作家。一個是葉爾克.耶里克頌,另一個是霍坎.艾克索倫德.頌卡斯特,兩人都熱愛電音龐克,共同創作維多利亞.伯格曼三部曲:《烏鴉女孩》2010;《飢餓之火》2011;《皮媞亞的諭令》2012。並於2012年獲得瑞典犯罪作家協會學院特別獎。2015年,三部曲合併成一極具衝擊力的版本《烏鴉女孩》,繁體譯本分上下兩冊。

烏鴉女孩與龍紋身女孩共通點除了都是女性之外,第二共通點就是遭受性侵害。維多利亞有解離症,因童年遭受父親侵害,使她體內有其他人格出現。蘇菲亞的職業是司法體系的心理師,任務是當精神科鑑定及心理學家、輔導諮商師專家意見分歧時,她讓他們意見一致,做出最後裁決。

維多利亞的犯罪剖繪是整個故事最吸睛的一大亮點。

在《烏鴉女孩》第一部中,維多利亞年幼時,心靈飽受懦弱與憤怒兩種極端個性的衝突,認為所有成年男性都是骯髒、邪惡,誘發維多利亞被壓抑的黑暗人格。備受信賴的心理師蘇菲亞,藉由錄音分析維多利亞的惡夢與囈語,發掘不可思議的過往。故事中的女警探荷內特因為調查虐童殺人案與蘇菲亞有了交集。斯德哥爾摩市區陸續發現男童屍童,手段殘忍。荷內特面臨破案壓力,遭受職場歧視,工作量也使她與丈夫孩子疏離。隨著她與蘇菲亞互動逐漸頻繁,一明一暗,兩個殘缺又強悍的靈魂,讓讀者非常好奇兩人之間的後續發展。

德國精神鑑定師娜拉.塞美認為,「所有暴力犯罪嫌疑人和一般人在本質上的差異並不巨大。差別只在於每個人的處境與必須跨越的門檻不同。」也就是說,任何人面臨相同的處境時,都有犯下相同罪行的可能。

烏鴉是一種極為聰明,外表黑暗,行為兇悍的禽鳥,並常以腐屍、垃圾為食。從這個面向看來,烏鴉女孩便有了清除罪惡的寓意,使讀者對她自我設定的私刑正義,減緩道德上的不適感。

文章標籤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殺互助會.jpg

/薩芙

費德力可.阿薩特這本《自殺互助會》和他的另一本中文小說《蝴蝶的心事》一樣,情節發展都難以輕易摸透。

故事以難解的懸念開頭,時而有非現實感出現其中,一些看似微小、不合邏輯的事物或是跡象,都是未知且神秘的伏筆,是吸引讀者閱讀的動力來源。阿薩特能夠在故事前段始終保持這樣的神秘感,實在是非常不容易的事。

在未知中段與結局的前提下,過程中常會聯想到關於意識混亂而記憶錯置的電影,如《全面啟動》、《啟動原始碼》、《隔離島》等等。隱約感覺有外力想誘導或是挖掘泰德大腦中所埋藏的重大秘密。

阿薩特的故事特色是,出場的人物不會太多,不需要羅列關係圖,可並不表示可以輕鬆閱讀,人物間的演繹是他重要的技法之一。

在小說中的人物泰德,是個不可靠的敘述者。他的記憶及所說的話,真真假假。

作者把泰德的記憶裁切,重新打亂。藉由夢境、實物、心理諮詢去拼湊出不為人知的過去。該部小說的複雜程度在於角色混亂的陳述中,常常鏡射出過去記憶的實景或幻象,顛覆再顛覆。到最後,會讓人分不清現實或是夢境。甚至讓人懷疑,泰德早已陷入迷亂的意識中。

我們一生所有的記憶都是以只有大腦知道的連結順序儲存於內,如果不知道這個連結的順序,讀取出來的記憶畫面很可能會有如同超現實的幻覺出現,就像是怪誕的夢境。

試讀的部分書稿大約只有全書的三分之一,明明知道不該僅憑短短的篇章作出太多故事的推測,然而,進入阿薩特所建造猶如「牛頭人迷宮」的情節中,真的會不由自主地想找到那條指引出口的線頭,那可是連神話英雄忒修斯差點都要走不出來的幻境。

文章標籤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