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開始,畢竟都只是續篇,而充滿情節的書本 ,總是從一半開始看起。-辛波絲卡-

目前日期文章:201706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告訴我你為什麼殺人.jpg

/薩芙

我始終認為,這個世界並不存在終極對錯的道德標準,因為人類始終是主觀的個體。

非常感謝臉譜給我這個試讀的機會。看過書籍介紹與正式閱讀前,我的內心有兩個渴望得知答案的疑問。一是為何要在面對社會分歧的情況下,替暴力犯罪嫌疑人做司法精神鑑定,這樣的必要性為何。二則是所謂的司法精神鑑定師也是人,在他們面對犯罪嫌疑人時,有何不帶主觀判斷的標準程序或是科學與醫學上的證據。

精神障礙犯罪嫌疑者的鑑定與法源倫理在台灣並不是太熱門,但在人口逐漸稠密擁擠的現代,卻是很難再迴避的問題。這是一本具有實務描寫並理性陳述的書,適合給對此類問題有疑慮或是興趣的讀者一讀。

作者娜拉‧賽梅是德國執業中的司法精神鑑定醫師,在閱讀她的這本《告訴我,你為什麼殺人:鑑識心理學家眼中暴力犯罪者的內心世界》前,我們有責任先來了解德國與台灣對於有精神障礙的犯罪嫌疑人在法院判決後,進行保安監護與矯正治療的資源差異。這些後端的支援體系建立完成前,將德國的現況逕自移植到台灣,將會是非常危險的行為。

在德國,具有精神障礙的犯罪嫌疑人在罪刑判決確立後,進入司法保護機構進行治療與隔離,有時會比判決的刑期來得更長。

另外,主張減輕或是免除精神障礙犯罪嫌疑人的罪刑,其思想與理論是來自於人道主義與法治國家的精神,這往往建立在相對富足的國家地區,因為社會必須提供巨大的資源來支撐這一切。然而人道主義可能無法凌越社會群體的生存,這條路明顯會是充滿挑戰的。

即使作為社會案件的旁觀者,面對 殘酷的刑事案件時,我們常會因恐懼而轉生憤怒。當我們得知犯罪嫌疑人可能會因精神鑑定的結果獲得減刑或是免除罪刑時,憤怒與恐懼有時會到達最大值。

但是,如果我們能夠克服感性情感上的波動,用理性的思考去看待,或許可以從懲罰真正的犯罪意識的責任主體"這點開始,去理解德國在這一方面所制定的法律。坦白說,大眾情感與法律判決的離異始終存在,在德國也是如此。所以,即使國情不同,理解他國文化與道德觀,和理解後的不接受是可以同時存在的,這並沒有邏輯的矛盾與立場的衝突。一個自認理性的人不該設定與自身觀點不同的詰問方為非理性的,包含他所提出的問題。不然,也很容易產生意識的膨脹或是所謂專業者的傲慢。

文章標籤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墜落之前.jpg

/薩芙

一架私人客機從瑪莎葡萄園島起飛,十六分鐘後墜海,生還者只有畫家史高跟四歲男孩JJ。史高帶著男孩游回到紐約,成為英雄。史高為何會在機上?他的油畫為何充滿災難事件?討論聲浪甚囂塵上,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聯航局、財政部、FBI、客機公司等各方單位搜證調查,抽絲剝繭,「真相」出現各種不同的版本。

故事以全知觀點穿梭於各個角色之中,豐富故事的層次。作者透過史高極富震撼性的五幅油畫,引領讀者進行不由自主地聯想。

第一幅油畫中有個女人,她置身於火車出軌意外現場,是一名倖存者。然而觀畫的「我們」已被點出無法置身事外的參與感——你想幫這女人。

第二幅油畫。女孩置身玉米田,遠方的龍捲風即將來襲。這幅風雨欲來的靜物畫,強調天災的不可防備。「我們」擔心風雨欲來的災禍,可是,當畫中的房子有個男人的手臂,他正把防災門關上。「我們」連同女孩都被關在門外。處境轉變了,「我們」與女孩同為受害者,只能自救了。

第三幅油畫,則是集體死亡。「我們」被剝離了。成為水底下的「你」,單一底層個體窺看大事件的視角。

第四幅油畫。整幅白色顏料下充滿遮蓋的輪廓。只能任「你」盡情想像死亡的模樣。

第五幅油畫完全沒有畫面。只有一句,「為你的不幸深深致哀。」致哀什麼呢?你成了受害者。觀看的方式改變了立場。使你去思考與災難的關係。

五幅畫建構出觀看者心境與視角的轉變——涉入、同理心、窺視、想像、共感。文字所描繪的圖像透過抽象思維,旁觀者的直觀是否來自於經驗?或是以什麼作為判斷的根據?

文章標籤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呼喚奇蹟的光__正封書腰.jpg

/薩芙

在人類年輕的科學裡,「光」常被認為是乘著波前進,是電磁波的一部分,在浩瀚的電磁光譜中,能夠被人類所見的光與其寬廣無盡的族譜相比,只是極為渺小的一部分。在數學的意義中,一個常數除以無限大將會等於零。

《呼喚奇蹟的光》故事裡,以無線電廣播串連幾個人物在時空上的離異,而無線電波也是電磁波的一部分,是故事中那些我們看不到的「光」。

聲音透過機器轉換成廣播信號向天空發射,彷彿有隻巨大的手撒出一張綿密的大網,柔和地籠罩每一個命運相連的人。有部分甚至跑到更遙遠無垠的星海,等待時間的指引。

諾曼第登陸後六十天,法國聖馬洛,如同飄浮海上的模型城市,德軍長達四年的占領期間,集中營、糧票、宵禁,搜刮所有通訊設備,瑪莉的叔公私藏一台收音機,秘密傳遞各種訊息。聯軍佔有空中優勢,撒下一張張油墨簇新的緊急通告,十二架轟炸機逐漸逼近,法國引頸期盼的解放,德軍固守最後的據點,生死交關之際,無線電波交叉劃過傷痕累累的戰場,韋納與瑪莉是如何走過死亡的蔭谷,直到兩人交會的那一天?

火海星鑽,生存與死亡的詛咒。擁有者得以存活,而周遭的人會相繼死去。垂死的德國士官長覬覦它,瑪莉一家守護它。破除詛咒的方法只有一種:投入海洋。這個假定,使故事添加些許浪漫的傳說色彩。

我喜歡安東尼.杜爾說故事的語調,用感性的音律說出理性的事實。例如:「熵」,雖然故事中只用幾行文字提到「熵」,但它卻是整個故事的世界觀。

在已知物理中,並不存在百分之百能量轉換的可能,任何的能量轉換必定會損失一部分能量,這部分損失的能量就是「熵」。一個封閉的系統中,「熵」永遠無法再被利用,導致系統無序、混亂。

發起戰爭的納粹,將自己獨善成獨立系統,為了建立更有序強大的帝國,所以將混亂與無序轉移到其它國家。在故事中,一個德國博士這樣說:「任何一個系統若想降低熵數值,唯一的方法是提高另一個系統的熵數值。」

文章標籤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