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芙

 

這男人怎麼死,都得是一團謎。

 

  對於這位虛構的名偵探福爾摩斯,我只能說:他是個死不得的男人。

  殺意堅持8年的作者柯南.道爾在1891年寫給母親的信中提到:「我考慮殺掉福爾摩斯,一了百了,他佔據我太多時間。」於是,史上最引人注目的作者預謀殺害筆下人物的可怕罪行,被他親自培養出來的讀者翻案。柯南.道爾安排《最後一案》與莫里亞蒂教授一起跌入深淵,可讀者卻逼他從墳墓裡爬出來繼續辦案。這場無濟於事的死亡,牽扯到往後數百年的出版與電影市場。所以,我才說他是個死不得的男人。

  福爾摩斯退休推測於1904年,從貝克街221B到薩西克斯農場隱居養蜜蜂,所有人都怕他行蹤成謎,所有人都希望他出來辦案再現演繹法的神機妙算。道爾筆下,由福爾摩斯自述的故事有兩篇:〈獅鬃毛〉、〈皮膚變白的軍人〉。世界大戰時期,正值虛構的福爾摩斯退休,可現實大戰剷過的屍體,卻是最可怕的謀殺。從那活下來的人們都得了一種恐怖的傳染病——失憶。從奧地利禍延整個歐洲,宛若死神踩過的焦土。

  然而,福爾摩斯冷靜的分析,自述的口吻,在米契.柯林A Slight Trick of the Mind(繁體中文原著:心靈詭計;電影:福爾摩斯先生)中得以再現,只不過,有些問題不是你想的那樣,他不辦案,一位可敬93高齡老先生的最大難題是退化的生活,那是福爾摩斯篤信的真實,終究降臨的實境,比真相還令人難堪。

  原著作者米契.柯林無疑是殘酷的。不僅矛盾又製造循環的缺憾。他把福爾摩斯的一生切片三段:貝克街的最後遺案、訪日之旅、退休的養蜂生活,分別代表他理性、轉變、感性的三漸層。

  前提是,如果貝克街最後遺案的那名女人,是福爾摩斯隱居的理由;那米契.柯林安排被胡蜂攻擊的小男孩羅傑不就成了他愧疚的另一成因,讀者不會認同。於是,電影導演比爾.坎登把羅傑死而復生,給予重要的重生任務。

,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