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開始,畢竟都只是續篇,而充滿情節的書本 ,總是從一半開始看起。-辛波絲卡-

目前日期文章:20150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們,在路上—亡魂嚮導的旅程

立體書封.jpg  

/薩芙

 

    法國攝影師皮耶接到在肯亞的父親米榭的死亡通知,這是33歲的他第二次見父親,死者全身赤裸,衣物折疊整齊放在旁邊,頭套黑色塑袋,法醫判定毫無他殺嫌疑。法使館視此案為燙手山芋建議運返法國,皮耶與朋友開著靈柩車從奈洛比出發,在亡魂的注視下,一趟落葉歸根的公路之旅原來是踩著血汗開鑿的往生路,我們其它一個接一個倒下的人需要一一被指認出來。

 我們其他人路線

         說明:藍色為主角皮耶的行經路線,象徵肯亞地圖上的血汗傷疤。

 

  《我們》藉由主人翁在旅途所遇到的事件與景觀反映當代與殖民歷史、人類演化與環境的關係、各世代面臨的困境與回憶,是一部反映大英帝國在肯亞殖民前後的公路文學,也可視為全球化的蝴蝶效應。

 

文章標籤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好女人.jpg  

/薩芙

   這次寶瓶文化舉辦的試讀活動,是德國作家英格麗特‧諾爾的成名作品《Der Hahn ist tot》 ,Hahn在德文有公雞的意思,也是常見的姓氏,簡體版直譯為《公雞已死》原是文本第七章的一首法國卡農曲,繁體版則以女主角的性格出發,譯為《一個好女人》。英格麗特‧諾爾有兩項創作特質相當吸引我,第一是她專門於犯罪小說,筆下主角多為女性;第二是她的創作生活。由於主辦單位保留情節,以免試讀者爆雷,全書應是十一章節,我只收到六章。無法全觀之下,僅以試讀部分加上我所知的資訊,提供心得給大家參考。

  首先,本書主角羅塞瑪麗是一名五十多歲任職保險公司的單身女性,對四十開外的男子維陶德一見鍾情,在一次窺視中,她的機會來了,只不過她沒想到的是,這份幻想的幸福人生就像深陷流沙,越是用力把握,越是身陷其中。

  羅塞瑪麗是個好女人,外表維持得無懈可擊,職場功成名就,深獲信賴,家庭一直是空缺的選項。因此,維陶德的出現,使她從純粹的相思慢慢囤積成癡迷,看不出自己的行為有何錯誤,每一件新關連更加強化她內心所產生的妄想,以為即將填補自己的空缺,以為將要握有眼前的幸福,卻是崩壞的開端。

  這種偏執投射在不對的人身上,就是一條不歸路了。

  想到法國男人,就會想到浪漫;可是,想到德國男人,卻是糟糕的情人。有一個關於公雞的短故事是這樣的。

   一隻德國公雞在山坡上碰到一隻法國公雞,正要打起來時,發現山坡下面來了一群母雞。兩隻雞開始商量。法國公雞建議說:“我們倆現在就沖下去,一人分一隻最漂亮的母雞,如何?”不料,德國公雞斷然拒絕:“不,我們先制定一個方案,把她們包圍起來,一網打盡!”

 

  要是闖禍的公雞死了,也就沒有犯罪因子。由此看德國男子,便不難體會一份錯愛的毀滅性。

文章標籤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被埋葬的記憶_立體書封.jpg  

 

《被埋葬的記憶》石黑一雄的本心

/薩芙

 

  這麼形容吧。日裔英國作家石黑一雄榮獲布克獎《長日將盡》的英式豪宅生活宛若時間細流,那《被遺忘的記憶》(THE BURIED GIANT)就像老頑童手捏的陶土,賞玩間,都有想要訴說的本心。

  這個本心從個人到國家民族的記憶,也就是書中所指的記憶(原譯GIANT,巨人),它牽扯到國族家恨、個體情感,每段血腥、苦難的記憶被埋藏,但何時回憶?該不該回憶?做為社會整體中的個體,這些被抹掉的集體遺忘,整個承平時代怎麼承受?這麼龐大的主題握在頑童手裡,他選擇用相當質樸的故事元素,重話輕說,甚至簡單到讓人起疑。

  為了不讓寫實影響主題判斷,石黑一雄以往把記憶運用在各種類型邊框,科幻《別讓我走》、偵探《上海孤兒》。若寫「歷史的傷痕」而不被傷痕所傷,延伸觸角的辦法,似乎從「很久很久以前……」的古老故事開始說起,以說書人的姿態隱身,再自然不過。緊接著,他筆下的亞瑟王時代再現了,騎士、船夫、修士、英雄征途,角色有一對老夫妻、戰士、食人魔、妖精、噴出迷霧使人喪失記憶的龍。這也是中世紀民間文學的突出特徵──宗教色彩,象徵、寓意、夢幻、神秘色彩。

  故事敘述一對風燭殘年的不列顛老夫老妻,艾索和碧亞翠絲,在惡龍葵里格吐出遺忘的迷霧籠罩下,像一場病似的,勉力想起該去找兒子,兒子「好像」、「似乎」在撒克遜村莊等著他們,沿途遇見身負國王重任的戰士威斯登、亞瑟王姪子蓋文爵士以及被咬傷的少年艾德溫,他們深受迷霧所害,失去某段折磨、呼喚著他們的記憶,要是這隻龍死去的話……屠龍成為眾矢之的的目標。

  龍,象徵操弄歷史的隱形巨人。巨人涉及許多重大事件,前南斯拉夫分裂、盧安達大屠殺、斯雷佈雷尼察大屠殺……等,這些悲慟使石黑一雄帶著深深的失望開始構思巨人。故事中泥土下埋葬著駭骨、種族鬥爭與滅絕的描述都像這些事件的炭筆勾勒。龍,葵里格的凶猛不是外在形象,象徵一種時間的留痕與擴散,「人們恐懼葵里格,不是因為牠自己做了什麼,而是因為牠一直沒有消失。既然牠可以到處亂跑,各式各樣的邪惡就免不了像瘟疫一樣,在我們這個地方蔓延。」

文章標籤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