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開始,畢竟都只是續篇,而充滿情節的書本 ,總是從一半開始看起。-辛波絲卡-

目前日期文章:20141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流感,帶走地球上最耗費資源的人類,少數倖存者離開感染區,劃地捍衛生存空間。席格、老狗、班格利守成鄉下靠山不遠的小型舊機場,以有限食物、設備、以及希望,抵禦恐懼,監控空中調頻。直到第七年有人回應了,靜電干擾,聲音漸弱的幾個字──大章克申……席格帶著老狗架駛小飛機越過折返點,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必須活下去,考驗著他們的人性。

  〈寂地〉是彼德‧海勒的首部小說,豐富的戶外經驗,使他描寫科羅拉多州的荒廢機場以及周邊山林、田野、天空,迷人又物換星移,彷彿置身其中。在血液病變的死亡氛圍裡,透過細微的觀察,逐漸忘卻憂懼,使故事充滿處處生機。語言吐納出一股自然詩意。緩緩描寫天地、山水、景物中放鬆掉起頭的緊繃神經。

  小說中最引發思索的是人與人間的信任與情感,面對「瀕死」、「獨活」的種種怯懦與退縮,不同於其它生存小說的是,作者並不傾注於你死我活的角力情節,比較像在掩埋,把醜陋風化,貼於邊陲敲打道德的戒尺,一如倖存者面臨的選擇──「這世界就是這樣,這個剩下我們的世界就是這樣。」

  宛如一片孤寂。

  回到創世之初似的,主角席格生存的一席之地,他的處境,作為,恐懼,自失去後,就再也找不回信念──為了什麼?

  讀本書,體會不到驚心動魄的冒險,卻數度進入一種腦內的靜噪,也許是故事的純粹,有時候我們尋求的,就是那麼幾個片刻與瞬間。

 

 書名:寂地

作者:彼德‧海勒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薩芙

  剛上七年級的孩子問我,「媽,我們是現代人,為什麼還要讀古文?」

  思古幽情,借先賢智慧,拿這些說服他,可不容易,要是沒找到好的動機,國文鐵定淒淒慘慘。正愁眉不展,剛好商周邀請我閱讀何執行長的新書《自慢7》,慢慢體會出一點玄機。

  《自慢7》裡的國學選文,精挑膾炙人口的篇章,十分眼熟、上口。知道的未必是全文,通常是其中幾句,才驚嘆道箇中巧妙。

  啊──原來知名的連鎖餐飲店集團命名,竟是出自李白〈將進酒〉的這一句「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果然是借先人之智。

  商賈如此,文人亦是如此。

  當代流行歌曲中的歌詞,有太多借鏡之處。作詞人跟李白借了送別詩〈宣州謝朓樓錢別校書叔雲〉,這麼長的文題,誰記得住,但是一看到「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就可以唱出〈新鴛鴦蝴蝶夢〉了。

  東風、青衣、惹塵埃、酒暖、離愁、鬢如霜。激發許多流行歌曲從這來。

  像我們不營商,沒填詞,讀古文何用?

,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