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芙

 

  初次看河瀨直美的影像敘事,使人沉澱在寂靜裡翻騰。許多處強烈畫面放入衝突的劇情裡,刻意的部分是自然拍攝,比如:颱風的侵襲、羊隻的去命;許多不自然的部分,反而是自然的生命過程,比如:各種死亡與毀壞。

  她有許多主張,其中一樣是,她並不試圖控制走向,而是裸裎的情緒紀錄,直接感受,她不會每一部分過濾,使得《第二扇窗》的美感經驗中帶有一絲無法掌控的失去,那也是生命的本質。

 

●影像與主題的衝突

  人們的價值鎖定經常會被限制在視野範圍內,如果侷限於你定見的思考裡,本片帶來的回應也有限。對於講求結構與邏輯的人來說,敘事是開枝散葉的,從一具海中的浮屍開始,村民議論紛紛,「這是意外還是犯罪?」她並不交代什麼,因為生命從來無常,生命是以另一種形式再繼續下去。

  羊隻的死,對人類是一種需索,觀眾在觀看中強烈受到視覺的抨擊,無法迴避。

  「這還要持續多久?」十八歲男孩界人(Kaito)說。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