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芙

   演員暨旅遊作家安德魯.麥卡錫,其所演出的影視作品不知凡幾加上熱愛旅行,他不把旅行當興趣而是追尋,追尋自我,追尋愛的能力,追尋未知與不確定。他善於說故事,把自身置於觀察的位置,這一切肇因於他無法安分待在家裡──即使住著心愛的女人及孩子。

  他的腳程遍及荒野僻壤,大自然在其眼中閃爍情感的光芒,於小處發現人生道理,從中剖析戳記自身的不足與厭倦。足跡遍及美國紐約、阿根廷巴塔哥尼亞、亞馬遜的叢林……到非洲最高峰乞力馬札羅,這樣一個愛冒險的男人,幾度與危險擦身而過,最無法待的地方竟然是家。

  對女人而言,這樣的男人是難以理解的。女人要的是心愛男人能在身邊。他難以捉摸,是因為想要掌控自己能力之外事情的欲望,欲望伴隨壓力指數攀升,獨自旅行才能澄清思緒,家的束縛使個人自由受到考驗,挑戰徒步攀登峻嶺時,家人又清晰印於腦海。矛盾的是,家成了他最遙遠的歸途。

  從安德魯身上,我又瞭解了一種男人類型。這種男人為什麼總是必須外出?必須一個人旅行。旅行能帶來什麼?到底有什麼魔力?

 

※歸屬感

  如果你以旅人的身分到陌生城市,在不同文化中所得到的共鳴,往往一觸即發歸屬感。比如說:你看見別人的家庭。

  在阿根庭的偏鄉小鎮,看見自己擁有的比別人更多,看出日子尋常毫無二致,就算住這,頂多換個地方過原來日子;看到異邦夫妻如何親密無間生養孩子,性格堅強在偏遠蠻荒之地存活。你會渴望瞭解這裡頭的生命性,連結回溯自己。

文章標籤

薩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